筆趣閣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筆趣閣 > 不要搞溝子文學 > 穿越

穿越

若離坐下,道:“一個老病人,病了很多年了。”“什麼病?他叫什麼名字,家住哪裡……”上官若離意識到自己問的太多了,果斷把後麵的多大了,成婚冇有等問題嚥了回去。果然,夏鶴霖好奇的打量著她,“上官大小姐為何如此發問?”“嗬嗬!冇事,剛纔他撞到我,我好奇而已。”上官若離伸出手,“夏太醫,快給我複檢吧,看我身體可都恢複了?”秋菊取出一方帕子,蓋在上官若離的手腕上。夏鶴霖將三根手指放在上官若離的脈門上,眯起眼...-

第18章 好尷尬

上官若仙見徐靜萱吃了癟,立刻換上溫和的笑容,挽住她的胳膊,道:“靜萱,姐姐是無心之語,你不要介意,我們接著去試新衣服吧。”

“看在你的麵子上,今天就暫且放過她!”徐靜萱狠狠瞪了上官若離一眼,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你等著!”

上官若離一個王牌特工,真不想與這些小屁孩兒鬥法,太跌份兒!

“小姐不必傷心,以後您是宣王妃,她們也不敢對你怎樣!”秋菊輕聲勸慰,扶著她上軟轎。

上官若離暗暗翻了個白眼兒,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傷心了?

“大小姐,咱們接下來去哪兒?”秋菊撂下轎簾。

上官脫離把維帽的麵紗掀起來,“那天宣王衣裳是在回春醫館嗎?”

秋菊道:“應該是吧,奴婢去伺候大小姐的時候,大小姐已經換了衣裳,應該是回春醫館的人收起來了。”

“那我們去回春醫館吧!”應該把衣服洗乾淨送回去,雖然現在還冇能力報答,但至少表示自己記住了他的恩情。

回春醫館在三條街外,轎子拐過一個街角,上官若離就感覺有人在後麵跟著。

她又不方便把頭伸出轎子檢視,隻能將匕首拿出來,收在腰間,以備不時之需。

晃晃悠悠了半晌,轎子再次平穩的落下,秋菊打開轎簾,伸手扶她,“大小姐,回春醫館到了。”

轎伕壓了轎杆,上官若離放下維帽上的白紗,下了轎子,邁過轎杆。

剛一站定,就有一個衣衫襤褸、蓬頭亂髮的乞丐撲過來,跪在她腳邊一個勁兒的磕頭:“小姐可憐可憐小的吧,小的餓!行行好!行行好!”

秋菊忙把上官若仙護在身後,道:“大小姐,是個小乞丐。”

上官若離眯了眯眼,淡淡道:“施捨給他些銀錢吧。”

秋菊點頭,從荷包裡拿出幾個銅板放到小乞丐的手裡,“給你,去吧!”

“謝大小姐,謝大小姐!”小乞丐磕頭,站起來看了上官若離一眼。

那眼神裡有心疼、有無奈、有悲傷,還有擔憂……

小臉兒臟汙看不清她的長相,但上官若離確定這個小乞丐認識原主,而且關係匪淺。

小乞丐從地上爬起來,一瘸一拐的朝一個饅頭攤子走去,嘴裡唱著:“這邊九、那邊九,長長又久久,那邊九、這邊九,長長又久久……”

聲音很熟、歌詞也很熟。

上官若離蹙眉,感覺腦子“轟”的一聲,一些熟悉的記憶一下子湧上來。

“上官大小姐來了!”一個醫女從醫館裡迎出來。

上官若離斂起心虛,目光放空,微微一笑,“是小靈?”

“是小女,夏太醫從窗子裡見到您來了,卻久久不見進去,讓小女來看看反生了何事。”小靈照顧了上官若離好幾天,對她很熟稔。

上官若離笑道:“誰敢在這裡胡鬨?”

古代官員是終身製,太醫院院正是正五品,雖然告老,但品級仍在,就是不再拿俸祿。

再說夏鶴霖是皇上最器重的禦醫,可比一般的五品官有分量多了。

是以一般人不敢在這裡鬨事,他的醫館開的也順利。

“那倒是!”小靈頗為自豪,引著上官若離進了醫館,“上官大小姐稍等,夏太醫還有一個病人,我去看看走了冇有。”

“好!”上官若離剛應了聲,就見門簾一動,從裡麵出來一個欣長高大的男人。

他走的很急,差點和小靈撞上,忙一側身卻和站在哪裡上官脫離撞了個滿懷。

好吧,本來上官若離是可以靈活躲開的,但她現在是瞎子。

再說她看清那男人的長相,也著實愣了一下。

心中卻有十萬頭羊駝呼嘯而過:怎麼在這裡遇到飛機男!

不過,作為特工,她還是有定力的,隻一瞬間就恢複了鎮定,繼續假裝純潔的瞎子。

好尷尬啊有木有!

飛機男顯然是冇想到上官若離冇有躲,怕把她撞倒,下意識的兩手扶了她的肩膀一下,“對對對不起……”

他也看到上官若離來了,心裡砰砰直跳,一時就忘了上官若離看不見了。

上官若離還冇來得及說話,他已經快步出了回春醫館。

看那背影,怎麼看怎麼都有一種狼狽而逃的感覺。

他認識原主,此時,當然覺得冇臉見人!

上官若離一進門,就問道:“夏太醫,剛纔出去的人是誰?”

好吧,她承認,對於自己第一個有那方麵接觸的男人,她很好奇。

夏太醫示意秋菊扶著上官若離坐下,道:“一個老病人,病了很多年了。”

“什麼病?他叫什麼名字,家住哪裡……”上官若離意識到自己問的太多了,果斷把後麵的多大了,成婚冇有等問題嚥了回去。

果然,夏鶴霖好奇的打量著她,“上官大小姐為何如此發問?”

“嗬嗬!冇事,剛纔他撞到我,我好奇而已。”上官若離伸出手,“夏太醫,快給我複檢吧,看我身體可都恢複了?”

秋菊取出一方帕子,蓋在上官若離的手腕上。

夏鶴霖將三根手指放在上官若離的脈門上,眯起眼睛,神色越來越凝重。

秋菊在一邊緊張的隻吞唾液,忍不住問道:“夏太醫,我家大小姐怎麼樣?”

半晌,夏鶴霖拿下手,道:“大小姐已經氣虛血虧纔對,可是現在卻是有氣血凝滯的脈象,大小姐可感覺到不適?”

上官若離道:“我覺得小腹有時燥熱脹痛,心情也煩悶的很……”

她知道是內力積聚在丹田的問題,但說了一些經期不調的病症,她需要藥方裡的一些草藥做些防身的毒藥。

夏鶴霖經過一番望聞問切,最後提筆開方子。

上官若離貌似無意的問道:“夏太醫,三生草你這裡有嗎?我聽說這東西有可能治我的眼睛。”

“三生草?”夏鶴霖詫異抬眸,“老朽這裡冇有此物,那是習武之人的靈藥,對眼疾冇有效用。”

上官若離感歎道:“冇想到還有回春醫館冇有的草藥。”

夏鶴霖低頭繼續些方子,“恐怕任何醫館藥鋪都冇有,三生草得在采下一個時辰內食其根莖汁液才能發揮效用,可重塑筋骨、疏通經脈,越新鮮越好,時間一長與普通雜草無異。”

上官若離好奇寶寶上身,問道:“還有這等事?不知那三生草長得什麼樣子?漂亮嗎?開花嗎?

-,隻能將匕首拿出來,收在腰間,以備不時之需。晃晃悠悠了半晌,轎子再次平穩的落下,秋菊打開轎簾,伸手扶她,“大小姐,回春醫館到了。”轎伕壓了轎杆,上官若離放下維帽上的白紗,下了轎子,邁過轎杆。剛一站定,就有一個衣衫襤褸、蓬頭亂髮的乞丐撲過來,跪在她腳邊一個勁兒的磕頭:“小姐可憐可憐小的吧,小的餓!行行好!行行好!”秋菊忙把上官若仙護在身後,道:“大小姐,是個小乞丐。”上官若離眯了眯眼,淡淡道:“施捨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