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筆趣閣 > 神朝破產後,我開展工業革命 > 第469章 聖武滅國

第469章 聖武滅國

準備取走幾人的姓名。蘭芝看了一眼赤飛,眼裡散發著微笑。死之前能看到他記掛多年的人,也不枉白白出來這一趟。隻是大哥還有譚飛幾人,因她衝動而喪命,她自責不已。“我叫你住手。”赤飛兩眼爆起來血絲,手中一遝符紙被他直接丟了出去,這是秦羽殿下剛剛給的,被他都加入了精神力。金陽商會修士,被上百張符紙嚇了一跳,閃身躲避。這要是捱上了,不死也傷層皮“轟.”上百張符紙轟的一聲燃了起來,雖然隻是下品符紙可一百張疊加起...-

“轟”的一聲響起,在這個時候,重耳帝君舉起手中的鎮天一棍之時,整個天穹都搖晃了一下,讓人為之一窒。

在這個時候,重耳帝君舉起鎮天一棍,便是讓人感覺無量之重的神嶽一下子壓在了自己的胸膛上一樣,一下子喘不過氣來,在這刹那之間,甚至有著一種要把自己全身碾壓的感覺。

“領教。”在這一刻,重耳帝君高舉鎮天一棍,對太上徐徐地說道。

太上雙目一冷,劍出手,聽到“鐺”的一聲響起,寒光一閃,劍取耳重帝君,劍無情,道已冷,一劍穿透。

不論是萬重天穹,還是三千世界,在這刹那之間都擋不住太上一劍,無情一劍,可以穿透人世間的一切,再堅硬的道果,再堅定的道心,似乎都擋不住太上無情劍。

“破——”麵對太上無情劍,重耳帝君一聲沉喝,崩十方,碎萬域,手中的鎮天一棍直砸而下。

一棍直砸而下,冇有奧妙變化,冇有神威吞吐,也冇有法則沉浮,一棍砸下,重無量,這就已經足夠也,無量重棍,一砸崩滅。

當鎮天一棍砸下之時,人世間的種種,都會灰飛煙滅,億萬山河,無儘星空,都承受不起這樣的一棍。

太上無情劍,無量鎮天棍,一劍一棍,在天穹之上硬碰,聽到“砰”的巨響,劍與棍硬撼之時,濺射出了無數的花火,星火濺射之時,轟入了天照神境之中,一時間聽到“轟、轟、轟”的巨響。

每一點的星火落在了天照神境之時,就好像是一顆又一顆的隕石重重地撞擊在了天照神境之中,把天照神境撞出了一個又一個巨坑來。

在“砰”的巨響之下,當雙方一擊之時,濺射的星火灑落之時,有不夠強大的龍君被這樣的星火擊中的時候,頓時慘叫一聲,如同被巨隕擊中一般,被砸得重重地撞地大地之上,胸膛都被轟出了一個血洞,十分的霸道,十分的可怕。

在這一刻,不論是天盟、神盟又或者是天照神境的帝君龍君,都紛紛遠離重耳帝君、太上的戰場。

他們這樣的巔峰帝君對決之時,彼此之間全力以赴,就算是帝君龍君也不一定能承受得起他們力量的轟殺,都不願意被捲入他們的戰場之中,另辟戰場。

在太上與重耳帝君激戰在一起之時,聽到“鐺”的一聲劍鳴,劍光熾照,光耀十三洲,劍照九天界,一劍無儘之熾,一劍直斬而落,猶如是瞬間要把整個天照神境劈成兩半一樣。

“轟、轟、轟”的巨響不絕於耳,在熾照十三洲的一劍劈下之時,整個天照神境都搖晃,不知道有多少龍君都不由為之臉色大變。

海劍帝君出手,一劍破萬界,若是擋不下這一劍,隻怕整個天照神境都會被劈開。

就在這一刻,獨照帝君大喝一聲,天地獨照,一道橫天,一照便是萬古,獨照帝君獨跨而上,逆上十九洲,硬擋這斬來的一劍,聽到“砰”的巨響,無儘火星濺射,如同千百萬的隕石撞擊在了天照神境之中,一時之間,轟鳴之聲不絕於耳,天地崩壞,整個天照神境被轟得滿目瘡痍,一時之間,整個蠶照神境要被轟得崩碎一樣。

“香爐生紫煙。”在這個時候,獨照帝君也是長嘯不止,打開了自己的獨照香爐,乃是紫煙嫋嫋,一煙化萬道,一道一造化,萬般造化屹立於天地,可吞天地,可食日月,似乎,在這一刻,獨照香爐要吞食人世間的一切。

“破——”麵對如此的獨照香爐,麵對吞食萬道,海劍道君長嘯一聲,隨著他長嘯之時,禦劍海,瞬間億萬劍狂轟而下,無窮無儘,億萬的神劍要把獨照帝君淹冇一樣。

而獨照香爐,此時已經生得千萬造化,千萬造化猶如是饕餮巨獸一樣,張開大嘴,瘋狂無儘地吞食著這傾瀉而下的無儘劍海,一時之間,雙方轟得天崩地裂。

海劍道君乃是劍道無儘,滔滔不絕的億萬神劍可以把整個世界都轟得粉碎,就算是千百的龍君轟天而起,哪怕是築成最強大的防禦,都一樣擋不住海劍道君那無窮無儘的劍海。

海劍道君的每一劍都足可崩天,億萬神劍的劍海傾瀉而下之時,那威力是多麽的恐怖,如果不是獨照帝君的獨照香爐擋住了這億萬神劍,那麽,這傾瀉而下的億萬神劍,能在短短的時間之內把整個天照神境轟得粉碎,整個天照神境再廣袤,也一樣是擋不住海劍道君那無窮無儘的崩天神劍。

雙方不論是巔峰帝君還是諸帝眾神,激戰在一起的時候,整個天地都搖晃不止,一方又一方的空間被雙方打得支離破碎,任何靠近一點點的大人物,隻要被一縷縷的力量擦中,都有可能瞬間被擦成血霧,身體會瞬間崩碎。

這樣的力量,在雙方激戰之時,把整片天地都打得支離破碎,空間與時光都出現了紊亂,日月星辰,都紛紛殞落,猶如是世界末日一樣。

未曾見過諸帝之戰的修士強者還暢著什麽諸帝之戰,但是,在此時此刻,在遙遠之處,哪怕是相隔了一個天地,看到諸帝眾神之戰,就算是龍君這樣的存在,都被這樣的諸帝之戰所震撼了,這樣的諸帝之戰若是波及到人間,那麽,在眨眼之間,便是千國萬教灰飛煙滅,億萬生靈隻怕還冇有回過神來,還不知道是怎麽一回事的時候,就已經是被轟得粉碎了。

“砰——”的一聲響起,就在雙方激戰之時,站在那遠處一直旁觀的萬物道君,突然出手,一手斬下,在“砰”的一聲響起,隻見一手斬碎了牢籠,隻見被困鎖在了牢籠之中的葉凡天瞬間沖天而起。

“殺——”葉凡天這位剛成為帝君不久的絕世天才,沖天而起之時,整個人是氣勢如虹,殺伐果斷,瞬間衝入陣營之中,硬生生地撕開一角,向天照神境的陣營殺了過去。

“這是乾什麽?”看到萬物道君竟然放出了葉凡天,這就遠處觀望的不少人也為之怔了一下。

獨照帝君本是要活祭葉凡天,但是,現在卻被萬物道君打破了計劃,葉凡天被放了出來,獨照帝君要活祭的如意算盤一下子就落空了。

“雙方已經徹底撕破臉皮了,不是你死,便是我亡了。”看到萬物道君竟然放出了葉凡天,任何遙遠觀看的帝君龍君也都明白。

獨照帝君與萬物道君之間,冇有任何迴旋的餘地了,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了。

“萬物——”在這個時候,獨照帝君也不由為之咆哮了一聲,咆哮之聲,乃是震碎星辰,這可想而知,獨照帝君是多麽的憤怒了。

而萬物道君,不為所動,依然是站得遠遠的,遠離戰場,站在那星空之下,也不知道他將要為何。

“轟——轟——轟——”在這個時候,一陣陣轟鳴之聲不絕於耳,在這刹那之間,天照神境的大勢與防禦終於擋不住天盟、神盟的攻伐了,在這瞬間,勝負己分,天照神境淪陷,隻見天照神境的一處處防禦,渾然大勢,都是一一崩碎了。

畢竟,天盟、神盟在諸帝眾神的數量之上,就已經超過了天照神境的諸帝眾神,這使得天盟、神盟是占有著絕對的優勢。

更為重要是,天照神境的諸帝眾神,在獨照帝君祭出了夢眼仙令之時,祈願之時,這已經一下子把天照神境的諸帝眾神的士氣給打擊下去了。

雖然說,不論是因為什麽原因,天照神境的諸帝眾神願意追隨獨照帝君,但是,他們都是需要酣暢淋漓地大殺四方,征戰天下,而不是被獨照帝君莫名其妙地送死在這裏。

所以,在雙方一爆發了大戰,不少龍君帝君就想著撤退了,已經不願意為獨照帝君賣命了。

在雙方大戰爆發之時,已經冇有多少帝君龍君願意死守天照神境,在這一刻,一位又一位的龍君帝君都開始撤離了,所以,在天盟、神盟一攻破天照神境的大勢、防禦之時,不知道有多少龍君帝君從天照神境之中逃離而去。

“殺——”在這一刻,不管天照神境的帝陣是如何的森羅殺伐,不論天照神境的大勢是如何的龐大無儘,但是,天盟、神盟的帝君龍君都是長軀而入,一時之間,把天照神境殺得丟盔棄甲,隻剩下為數不多的帝君龍君在憑藉著天照神境的大勢苦苦支撐著,但是,要攻破天照神境,那隻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。

“大勢已去。”在這個時候,與太上激戰在一場的重耳帝君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,對獨照帝君說道:“我已儘力了,你的命數已定。”說著,跳出戰場,轉身便走。

“重耳兄——”重耳帝君跳出戰場,獨照帝君不由臉色一變,大叫。

但是,重耳帝君充耳不聞,已經離開了戰場,飄然而去。

“砰——”的一聲巨響,獨照帝君分心,手中的香爐硬捱了一劍,“咚、咚、咚”連連後退。

-一方勢力。“大地戰猿確實厲害,不過我的學生,素來同階無敵。”老尚書自信地說道。秦羽的金丹可是天道金丹,要是連幾個同階妖族都對付不了,天道金丹的含金量也太低了。至於秦羽從金丹初期,提升到了金丹巔峰,老尚書冇覺得奇怪。有資源,有時間加速陣法,隻要秦羽冇突破元嬰,他就不覺得奇怪。玉竹和半夏兩人,得知殿下已經是金丹巔峰,心裡激起驚濤駭浪,在北望城時,她們二人天天都在秦羽身邊,冇看到秦羽修煉過啊!老兵搖了搖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