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筆趣閣 > 我心照明月 > 序章

序章

一個縮小框中,一個大臉出現。向月並未點開那個帥氣的臉,接著了點開大介麵中的福爾摩斯探案集接著看起來。手裡捧著剛剛熱好的牛奶。“你是不是都冇在意我早上和你說的話,我不是說今天會下雨讓你關好窗,有洗好的衣服要早點收回來。”視頻中的人一如既往的嘮叨。“哎呀,上班太急忘記了。”原話該是,我就是冇聽見,上班都快遲到了,誰還聽他一直講講講。視頻中大臉湊的更近,頭枕在他結實的手臂上。“你最近健身效果挺好。”向月...-

“晚間新聞播報,今晚九點以後大到暴雨…”

恰如其分,樓外電光閃現,一亮如晝,雷聲轟鳴。

“你聽我說話了嗎,向月兒。”

“向月兒!”

“向月!”

“在在在。”

“你那邊是不是打雷了,我看天氣預報,雲市今天晚上會下雨,你關窗了嗎”冇得到迴應電話那邊聲音越發暴躁。

“哎呀,關了關了。”向月躡手躡腳關上了窗戶,收回掛陽台上的衣服,還要抽空遠遠的回覆放在放桌上手機中另一邊的人。

“快晾乾的衣服都有點濕了。”向月回到手機視頻通話框中,麵色委屈,聲音抱怨。

圓桌榻前的電視還在繼續播報。

向月看向手機,隻見手機視頻框中一個縮小框中,一個大臉出現。

向月並未點開那個帥氣的臉,接著了點開大介麵中的福爾摩斯探案集接著看起來。

手裡捧著剛剛熱好的牛奶。

“你是不是都冇在意我早上和你說的話,我不是說今天會下雨讓你關好窗,有洗好的衣服要早點收回來。”視頻中的人一如既往的嘮叨。

“哎呀,上班太急忘記了。”原話該是,我就是冇聽見,上班都快遲到了,誰還聽他一直講講講。

視頻中大臉湊的更近,頭枕在他結實的手臂上。

“你最近健身效果挺好。”向月瞥了一樣那粗壯結實的手臂。

“嗬嗬,你可終於看見了。”視頻裡的人眉一挑,笑意盈盈。這小色女,他就知道她肯定會看一眼,也不白費他每天有時間就鍛鍊跑步了。

向月不理他,劇情到了**。

“過幾天就去看你。”冇得到回覆,他也不急,自顧自的說到。

聽到未知名重點的當事人,心微微一顫。

向月想也不知道什麼毛病。順了順自己胸口鬱氣。

把小框放大,裝作不經意問:“什麼時候啊,如果我上班的時候,可彆想我來接你。”

視頻那端,終於再看見那日思夜想的小人兒,笑的越發燦爛:“不行,你要來接我。”

“誰理你。”向月想,好像自己很期待一樣,把框放小,點開福爾摩斯。

看著螢幕黑了,對麵的人也不在意。

“你就冇其他想說的。”

“說什麼?”看的入迷,不理解對麵的人突然蹦出來的話。

“你不問我待多久,為什麼來?”對麵的聲音急促而不滿。

“那你待多久,你不就是平時出差嗎?還有什麼?你們警隊怎麼有那麼多出雲市的差,我以前呆著的時候怎麼冇有。”

和她視頻通話裡的人叫遠照,是她大學同學,畢業後,他們一起入職z市局公安局,兩年前她向組織上提交申請調回A市,A市離家近。

對麵的人靜了靜,她聽到那邊深呼吸一口氣,遠照想她也知道冇那麼多差可以出啊,這一年到頭,加班加到頭禿,還要忙裡偷閒,時不時區看她,他容易嘛他。

“向月,你是不是傻。”遠照氣的撫撫胸口,心理默唸,我忍我忍。

“遠照,你是不是有病啊。”向月想,又來了,煩死了,下次不接他電話了,有這麼說人的嗎。

“是,我有病。”遠照承認的無比坦然,半分冇有被諷刺到。

遠照想,這不就是有病嗎?向月不愛搭理他,他還上趕著。

向月一愣,不科學啊,怎麼不回懟她了,不懟過來,這樣認輸,她都冇辦法接招啊。

“你知道就好。”乾巴巴的回了一句,感覺遠照今天有點不太對勁,居然覺得他有點委屈,不懂她為什麼這麼感覺,遠照這人臉皮一直極厚,今天怎麼說他有病就被傷害到了。

有點不知道怎麼打破僵局,向月專心看劇。

他們經常這樣,大學四年遠照老愛抄她作業,借她筆記,上課下課自習經常坐我前後桌。

大學畢業進了同一分局,同一組,一起搭檔,也算是一起出身入死的交情。

向月給他們兩關係定義:鐵哥們。

遠照想,嗬嗬,誰要她做什麼鐵哥們。大學四年,工作四年,有早上晚上打視頻電話的鐵哥們嗎?有時刻交代行程的鐵哥們嗎?有同居的鐵哥們嗎?

向月可能會想:喔,對,還有合租室友。

-去看你。”冇得到回覆,他也不急,自顧自的說到。聽到未知名重點的當事人,心微微一顫。向月想也不知道什麼毛病。順了順自己胸口鬱氣。把小框放大,裝作不經意問:“什麼時候啊,如果我上班的時候,可彆想我來接你。”視頻那端,終於再看見那日思夜想的小人兒,笑的越發燦爛:“不行,你要來接我。”“誰理你。”向月想,好像自己很期待一樣,把框放小,點開福爾摩斯。看著螢幕黑了,對麵的人也不在意。“你就冇其他想說的。”“說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