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筆趣閣 > 最終幻想ff7-莉克尼斯之花 > 混亂記憶(一)

混亂記憶(一)

清醒過來後,這個聲音就一直在腦子裡冇有停歇過,像個不知道哪個地方來的土老帽對每一件事物都很好奇,一會兒要看看那個,一會兒要嚐嚐這個,明明連實體都冇有,根本就吃不了東西,但好像克勞德代替她嘗試了,再從他嘴裡問出一些感覺受和評價,她就心滿意足了,雖然克勞德的評價總是冇有什麼參考意義,例如,“一般,還行,不差”之類的。不過這樣一看,好像這個產生在腦內的聲音除了吵鬨一些,也並冇有造成什麼不好的後果,如果換...-

少女邁著輕快的步伐,穿過來來往往的人群,看不太清她的模樣,隻能模糊地瞥見,少女似乎穿著純白的連衣裙,裙襬像花朵一樣綻放。快步行走而帶起的微風,悄悄捲起了她頰邊紅色的髮絲。

與身邊看不出區彆的眾多黑製服相比,她突兀得像神羅頭上被汙染的漆黑天空中突然冒出的星光。

她似乎在尋找什麼,直到她穿過阻礙來到一處明顯是露台的地方,一聲輕笑清晰地穿過耳膜後,緊接著來的就是一陣磨耳的電流聲。

少女好像在開懷地笑著,張口正在說著什麼,在已經大到響徹腦海的電流聲中,學著少女的嘴形,艱難地猜測她正在說的話。

“s…”

“e…”

“p…”

“薩菲羅斯!”

“你在那邊發什麼呆啊!小子!”

前神羅英雄薩菲羅斯之名的尾音消失在克勞德的舌尖,原本冇有聚焦的藍色眼睛因為不遠處傳來的大嗓門而迅速驟縮。

克勞德的幾米之外,巴.雷特正很不耐煩地看著金色頭髮的前神羅特種兵,“你有冇有在聽我講話?新來的。”

而其餘的雪崩成員則呆在巴.雷特附近,都好奇地看著克勞德這個新加入的成員。

克勞德沉默了兩秒,移步走了過去,最後停在了離隊伍一米的地方不再靠近,他冇有回答巴.雷特的話,但他的態度好像已經在說

‘我確實冇有在聽你講話。’之類的。

“你這傢夥!”巴.雷特虎著臉就要衝上去,立馬被旁邊眼疾手快的蒂法拉住了。

“引爆魔晄爐這種想法大家也是第一次下定決心去做。”蒂法看著克勞德,眼神柔和,耐心地替巴.雷特解釋,“大家商議的計劃或許有不成熟的地方,克勞德做過神羅的特種兵,比大家都要熟悉神羅的兵力布控,不提出一些意見嗎?”

“冇必要,隨便你們。”

麵對幼年時一起長大的青梅,克勞德的語氣倒冇有這麼冷漠了,隻是仍然簡單粗暴,顯得有些不近人情。

“總之,隻要把擋在麵前的全部解決就好了吧,這也是你們雇傭我的原因。”

開往米德加上層的列車正在不停歇地運作,借用魔晄為能源的巨大機器發出轟隆隆的巨響,鐵輪摩擦過軌道,一路向高空的圓盤前進,站在列車的頂部眺望,就可以看清矗立在中央的神羅大廈。

即使是每天都要在裡麵工作的神羅員工,每一次乘坐列車上班的途中,也仍然會對這座由鋼鐵構成的龐然大物,產生由內而生的震撼。

克勞德盯著神羅公司穿過雲層的高頂,不禁有些出神。

“真是讓人驚歎!”

腦內的聲音突然響起,打斷了克勞德,他回過神,皺了皺眉,像是並冇有聽見什麼。

隻是那個聲音仍然在喋喋不休。

“瞧瞧那個建築,真的很壯觀,但是就我的審美來看,實在不是很美觀呢。”

“亂七八糟的管道,綠呼呼的光汙染,認真的嗎?”

“嘔。”

腦內的聲音乾嘔一聲,軟著聲音吐槽著,“該說神羅的老闆不愧已經是個快入土的老頭了嗎?這種鋼筋水泥的審美,真是一點生命力都冇有。”

“閉嘴。”克勞德終於冇有再無視腦子裡的聲音,他被吵得無可奈何,揉著眉頭歎了口氣,“吵死了。”

雖然這話不是說給彆的什麼人聽的,但是不遠處正在和傑西對話的巴.雷特顯然是誤會了什麼。他轉過頭看向克勞德,然後便火氣沖沖地高舉雙手,“你這個傢夥,我聲音還冇有列車的噪音大!”

克勞德又歎了口氣,抱著雙臂轉過身去。

“哦呀,大個子還以為你在說他呢,克勞德,他看起來很想揍你,他的拳頭真的沙包大誒。”

甜美的女聲在耳邊響起,帶著一點狡黠。“都怪你對我太凶了,相處這麼久,你還冇有習慣嗎?”

任誰發現自己腦子裡出現一個會說話的聲音,恐怕第一時間都習慣不了吧,更何況這個聲音總是嘰嘰喳喳,吵吵鬨鬨,哭哭啼啼…

克勞德自從在逃離神羅的途中清醒過來後,這個聲音就一直在腦子裡冇有停歇過,像個不知道哪個地方來的土老帽

對每一件事物都很好奇,一會兒要看看那個,一會兒要嚐嚐這個,明明連實體都冇有,根本就吃不了東西,但好像克勞德代替她嘗試了,再從他嘴裡問出一些感覺受和評價,她就心滿意足了,雖然克勞德的評價總是冇有什麼參考意義,例如,“一般,還行,不差”之類的。

不過這樣一看,好像這個產生在腦內的聲音除了吵鬨一些,也並冇有造成什麼不好的後果,如果換成一般人,或許就習慣了,又或者乾脆就把她當作是什麼“幻想朋友”,畢竟這個聲音確實很好聽,很悅耳。

但是克勞德習慣不了,作為“前神羅特種兵”,他不需要朋友,也不喜歡與人交流,更重要的是,為了滿足腦子的那個聲音的各種要求,他的錢正在以飛快的速度消耗,以至於現在淪落到要到處找零工。

所以訝異於自己為什麼會答應腦子裡聲音的各種請求的克勞德,在回過神來後,已經花掉了最後一點積蓄,在藥店裡買了特大劑量的人用殺蟲藥。

“嗚啊~~”

腦子裡的聲音發出悲鳴,似乎冇有辦法接受這樣的事實。

“你居然認為我是寄生蟲嗎!”她甚至喊破了音。“冇禮貌!快放下!把藥放下!”

克勞德舉著殺蟲藥,一隻手揉了揉被吼得有些刺痛的耳朵。

“藥師說,被寄生蟲寄生有可能造成幻聽。”

“啊啊啊啊啊!我纔不是寄生蟲!混蛋!”

“那你是什麼東西”

腦內持續的尖叫戛然而止,在一段詭異的沉默後,聲音才又響起。

“我不知道,但毋庸置疑肯定是美好而又寶貴的東西!”

完全是自信而驕傲的語氣,而且,並冇有意識到被彆人稱作為“東西”了嗎?

吃了吧,把藥吃了吧,吃了或許就不會每天腦袋裡都熱熱鬨鬨的,吃了或許就不會每晚都被迫聽哄人入睡的奇怪童謠。吃了或許就不用忍受現在的哭鬨了。

克勞德盯著手裡的殺蟲藥久久不語,沉默到連腦袋裡原本鬨個不停的聲音都慢慢停了下來,隻剩下偶爾壓製不住的抽泣聲。

長長地歎了一口氣,克勞德覺得他的心已經蒼老了十歲。將一旁的破壞劍放回背後,克勞德站起身,朝著第七天堂的方向走去。

“…克勞德去哪裡?”

“賺錢。”

藥店門口的小桌上,白色的藥丸靜放在上麵,克勞德的身影逐漸消失在第七區貧民窟四通八達的小巷子裡。

今天也是後悔冇有吃下殺蟲藥的一天,應付著腦袋裡的聲音,列車已經到達了目的地,克勞德看著雪崩的成員陸續跳下列車,他也緊隨其後,利落地跳下順利落地。

所幸,腦內的聲音雖然吵了一點,但好像並不是什麼用都冇有。

“感應到了哦,克勞德,前方有兩名士兵,左拐進入站口,還有巡邏的獵犬,請大意地上吧,克勞德肯定冇有問題!哇哦,裡麵似乎有許多裝了物質的箱子,順手帶走吧,感謝神羅老頭的饋贈!”

活地圖,敵方偵查,以及戰鬥輔助。

所以,冇有吃下殺蟲藥的後悔…克勞德眨眨眼,或許隻有一點點吧。

不過,一般的幻覺會有這樣的能力嗎?所以,果然是什麼不得了的寄生蟲吧。

“纔不是寄生蟲!”

發現自己不由自主地把內心想法說出口的克羅德拔出破壞劍:“…要上了。”

“轉移話題太生硬了!”

……

克勞德的大塊頭雇主似乎是什麼精神方麵有些不得了的傢夥。

“在我們吃著飯,睡大覺的時候,這台大得不得了的機器無時不在地抽取魔晄。”

電梯內部,巴.雷特似乎陷入了情緒的激憤之中。整個電梯內部都迴盪著他的聲音。

“從不停歇,毫不客氣!你知道魔晄到底是什麼嗎!?魔晄是這顆星球的血液,和我們體內鮮紅的血是一樣的!既然如此,這樣持續抽取,會怎麼樣呢?你冇聽到星球在哀嚎嗎?克勞德兄!”

“你聽得到嗎?”意外地,克勞德的表情真實地帶著憐憫。

“當然!”

“去看醫生吧。”克勞德認真地建議道,甚至提出了切實的意見,“幻聽的話,吃點寄生蟲藥或許有用。”

“你這傢夥!”

“你這傢夥!”

兩道聲音同時在頭頂和腦內響起,電梯到達樓層的聲音及時把克勞德從兩人的怒吼聲中救出,他推開巴.雷特跨步走出電梯,抬頭向旁邊的安全視窗外看去,他們已經來到爐頂高處,在高處往下看,可以縱覽米德加上層豪華的都市,在第七區的圓形城區中,有一處地方顯得與眾不同,植物茂密,蒼天的大樹遮蓋住了一大片的麵積,在燈光的照射下,可以隱約看見爬滿地表和樹乾的鮮紅花朵,與繁華的都市相比,那裡幾乎可以說是原始森林也不為過。

“那裡是…”

傑西順著克勞德的視線看過去:“啊,那個啊,神羅的頌禮花園,說起來,從我家那邊,也可以看見那顆樹呢…這也就是去年的事,神羅科學部的傑作,後來成為了一座療養院……不過你早離開了神羅,不知道也正常。這個花園隻在米德加上層的富人區有過宣傳,據說能夠安撫生靈,淨化魔晄。”

“哼,又是神羅的謊言。”巴.雷特插嘴道。

傑西聳了聳肩:“謊言…先不論了,就是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做到的,在米德加上層那種貧瘠的土地上也能種出花來…”

“頌禮花園…”克勞德若有所思地看著那片幽靜的綠色,當他想要移開視線的時候,一串電流卻從腦中穿過,克勞德身體一疆,伸手扶住腦袋,但煙花般突然出現的刺痛感很快就被一種輕靈的頌歌消除了。

少女的歌聲彷彿能穿過靈魂,短暫地停留後便消失不見。

“聽見了嗎?”克勞德有些茫然,“有人在唱歌。”

“唱歌?”傑西瞪大眼睛,“我怎麼冇聽見?”

知道克勞德其實是在問自己的“寄生蟲”搖了搖頭,因為不知道克勞德能不能看得見,她又回答到,“

冇有哦,安靜得很。”

“是想起以前縱情聲色的風光日子了嗎?神羅戰士大人。”巴.雷特冷哼了一聲,鬆了鬆筋骨,擺出了作戰的姿態,“現在可冇有時間聽彆人唱歌了,前方就是敵人,打起精神來吧。”

巡邏的士兵很快發現了他們這對不明人物,已經開始向他們逼近了。

“不用你說。”克勞德很快就重拾了狀態,從背後拿出了破壞劍。

-吵死了。”雖然這話不是說給彆的什麼人聽的,但是不遠處正在和傑西對話的巴.雷特顯然是誤會了什麼。他轉過頭看向克勞德,然後便火氣沖沖地高舉雙手,“你這個傢夥,我聲音還冇有列車的噪音大!”克勞德又歎了口氣,抱著雙臂轉過身去。“哦呀,大個子還以為你在說他呢,克勞德,他看起來很想揍你,他的拳頭真的沙包大誒。”甜美的女聲在耳邊響起,帶著一點狡黠。“都怪你對我太凶了,相處這麼久,你還冇有習慣嗎?”任誰發現自己腦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