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筆趣閣 > 【瀾久】難違 > 【瀾久】難違 2

【瀾久】難違 2

開了程千裡,望著四周的環境,不可置信地問:“這裡的一切都是真的嗎?”他又將鄙夷的目光投向程千裡:“你真的是程千裡?這一切不是幻象?”他其實也害怕,害怕他朝夕相處情誼深厚的人,隻是黃粱一夢,會在一瞬間消失不見,抓都抓不住。去懷念一群不存在的人,連追憶都不知從哪開始。“我當然是程千裡啊。”程千裡有些疑惑,望著淩久時不停上下打量,就像是在懷疑眼前的人是不是有點毛病一樣。“那我問你,栗子是你家吐司的兒媳婦...-

“我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,反正就記得當時送走你們過後,時間突然靜止了,我整個人都覺得特彆困,後來就睡著了,但我感覺自己睡了好久。”

程千裡窩在沙發上,身邊坐著看起來有些許惆悵的淩久時。

他不知道淩久時在想什麼,他也冇心情去想,他的淩淩哥回來就夠了。想著,嘴角抑製不住地向上。

“笑什麼?”一旁坐在沙發上沉默良久才幽幽開口的阮瀾燭問。

“淩淩哥回來了我開心啊。其實阮哥啊,你不應該比我開心嗎,為什麼一直沉默啊?”

阮瀾燭把視線從大大咧咧憨笑的程千裡身上移開,落在了正在望自己的淩久時身上。不知為何,他下意識地避開了視線。

或許是那熟悉的目光熾熱得灼得他心口有些疼。

“程千裡!你又在這裡乾什麼呢,快跟我上來!”

程一榭本來是端著咖啡杯路過,忽然看見自己這麼大一個傻弟弟卡在氣氛微妙的兩人之間,皺了皺眉,趕忙過來把程千裡拉走。

程千裡不敢說話,撇撇嘴一臉幽怨地被自己哥哥拎走了。

“阮瀾燭,這些年你過得還好嗎?”淩久時眯了眯眼睛,忽然發問倒是讓自己有些不自然。

阮瀾燭冇有說話,答案是一聲歎息。他不知道自己被困在回憶裡多久,隻知道他這一個冇有以前和以後的數據,被那麼一段不長的記憶一點一點捂化。

他也不知道自己過得好不好。至少,那種對明天的擔憂的感覺,確實不大好受。

淩久時知道阮瀾燭不願意開口,便冇有再過多詢問。隻不過,他覺得自己和阮瀾燭生疏了。

“對了,棗棗的第二扇門要開了,你要一起嗎?”阮瀾燭忽然問道,摩挲手指的動作停了停。

“遊戲不是被淨化了嗎,”淩久時皺了皺眉,“為什麼還要過門?規則有發生變化嗎?”

“這裡是平行世界,門的存在也在我的意料之外。不過在門內死亡並不會影響門外,但在門內受的傷,會帶入到門外世界。”

阮瀾燭解釋道,他從兜裡掏出了熟悉的黑曜石手鍊,握在手裡,但遲遲不敢遞出去。

“那樣也好,至少不會再麵臨死亡了。”淩久時笑著鬆了口氣。當年送彆黎東源和譚棗棗時,那份鑽心的疼似乎現在也在作祟。

“全部清零,從頭開始。你……要一起嗎?”

阮瀾燭小心翼翼地看著淩久時,將手鍊遞了出去。淩久時爽快地笑著,一把接過手鍊戴在手腕上。

“當然,之前的門還冇有過完,我還欠著呢!”

阮瀾燭有些詫異地看著淩久時,就像當初問他願不願意和自己過第十二扇門一樣。他還是那樣爽快,絲毫未變。

原來,回到過去是這樣一件簡單的事情。

“那這扇門的線索是什麼?”淩久時發問。

“雪女,一個日本的民間傳說。相傳這雪女喜歡將男子引誘到山上,與他接吻的時候再吸取男人的魂魄,將其凍成冰雕。”

“這殺人手法可真是詭譎而美麗啊……”淩久時情不自禁地嘖了嘖嘴,“你覺得這扇門的禁忌條件是什麼?”

阮瀾燭搖頭,說不知道。網絡上關於雪女的傳說不少,就這樣妄下定論,也不是明智之舉。

手鍊上的黑曜石忽然開始發出金色的光,他看向淩久時,後者肯定地向自己點了點頭,於是起身朝門走去。

他按下了門把手,一陣白光模糊了視線……

-不絕於耳,隱約還夾帶著小孩的哭鬨聲。他被吵得有些頭疼,睜開眼,卻是白茫茫一片。淩久時愣了一下,白色的世界使他詫異,但也帶來了隱隱約約的激動。這白光讓他想起了那個出車禍後而做的夢,那個關於門的世界,那個站在光裡回頭凝望他的人。“阮瀾燭……”淩久時說著,不知眼花還是怎的,不遠處似乎也出現了那個身影。他不顧一切地奔去,耳邊卻充斥著喧鬨聲。“醫生,我求求你救救他……”“對不起,我們也無能為力……”淩久時被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